您所在的位置:小横网 > 综合 > 谭浩俊:李保芳说酒喝不炒 到底是谁让茅台价格“飞天”的?

谭浩俊:李保芳说酒喝不炒 到底是谁让茅台价格“飞天”的?

9月13日,在贵州省六盘水市茅台专卖店,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在与前来购买白酒的居民交流时强调:“茅台酒是用来喝酒的,不是用来投机的。请不要做“黄牛”,不要非法转售茅台酒。”

好熟悉的声音,除了模仿“房子是为了生活,不是为了投机”,茅台集团前董事长袁仁国曾在2017年8月的一次研讨会上喊出“酒是为了喝酒,不是为了投机”的口号。然而,两年多过去了,茅台酒的价格并没有稳定下来,而是越来越不合理地上涨了。

你知道,中央政府“房子是为了生活,而不是为了投机”的决定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:房子与普通人的生活密切相关。如果房价继续无限期上涨,将影响居民的生活、社会稳定和社会各方在提高生活质量方面的认同感。然而,茅台酒没有这样的功能。不是每个家庭和每个居民都必须喝酒。用这样的口号来吸引市场,甚至“票贩子”,实在有点可笑。

事实上,茅台酒作为一种普通商品,长期以来一直是市场的产物。需要通过市场供求关系来调整茅台酒的价格。它不需要通过行政手段来规范,也不能通过行政手段来规范,更不用说行政手段了。否则,就是有形之手对市场的无序干预,以及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的干预和破坏。退一万步说,即使茅台酒的价格被行政手段干预,它还能起作用吗?“黄牛”会听这样的干涉吗?惩罚“黄牛”有依据吗?

实际上,外界并不清楚茅台集团用什么样的配置方式来供应茅台酒,到底有多少是通过市场销售的,有多少是通过非市场渠道销售的,通过市场销售的茅台酒占茅台酒总销量的比例有多大,以及是否有更多的茅台酒在市场上销售。这是因为茅台酒的价格像这样上涨,超出了“黄牛”的承受能力。在更多情况下,这可能与有形手的干预和非市场渠道流出的茅台酒过量有关。如果茅台酒的绝大部分是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流向市场的,茅台酒的价格就不应该这么高。

这也意味着所谓的“茅台酒是喝的,不是炒的”更多的是用于宣传和展示,意在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一些东西,而不是真正的销售定位、供应定位和消费定位。茅台集团如果能对其市场战略进行适当调整,一方面可以适度增加茅台酒的产量,增加市场供给,缓解市场供求矛盾;另一方面,堵塞销售漏洞,降低非市场流出比例,补充市场供给。这样,茅台酒的市场供求就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,茅台酒的价格也不会无序上涨。

可以理解的是,茅台集团不愿扩大白酒生产,除了需要确保质量之外,还与茅台集团近年来倡导的资本运营理念密不可分。换句话说,只有保持茅台酒的饥渴销售状态,茅台酒的市场供需才能紧张,茅台酒的人才价格才能保持高位,茅台酒的股价才能继续上涨,支撑茅台酒股价上涨的利润才能继续上涨,企业效益才能得到保证,不仅员工收入会越来越高,茅台酒股票的吸引力也会越来越大。忘了最重要的一点,消费者权益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害。茅台本来可以以更低的价格买到,或者普通消费者也能品尝到,但它将不得不支付更多的钱,或者很难让人满意。

白酒作为一种纯粹的市场导向型商品,应该按照市场规律经营。然而,就茅台酒而言,它已经演变成奢侈品,主要由利益集团占据的商品和半市场商品。因此,将茅台酒作为一种商品对待,提出“茅台是为了喝酒,不是为了炒货”的口号,完全是为了转移公众的注意力,掩盖茅台酒生产和供应中的问题,使“黄牛”以不太真实的方式落入锅里。特别是“非法倒卖”茅台酒的说法高估了茅台酒的地位,扭曲了“法律”的概念。如果要说“违法”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茅台集团有权批准供应茅台酒,可能会出现违法问题,不按市场规则供应茅台酒的问题,其他的,即使茅台酒的价格达到10万元一瓶,也很难与违法联系起来。

因此,如果茅台是“酒不炒”,主动权仍然在于茅台集团,而不是市场,不是“黄牛”。扩大生产,增加有效供给,减少非市场渠道的流失是稳定茅台酒价格的基本思路。其余的只能被视为转移注意力。

上一篇:如何让晚年生活更幸福,西门社区有了好方法
下一篇:阿里达摩院公布2周年成绩单:获40余项世界第一
猜你喜欢